欢迎访问山东省首席信息官(CIO)联盟!
CIO沙龙
华为和谷歌互摊底牌:HMS多少成色?
发布时间:2020/3/2 9:36:41    |    数据来源:CIO管理员    |    访问次数:240

底牌已然翻开,手机硬件霸主对抗互联网巨头,HMS能代替谷歌的GMS吗?

HMS的第一个问题是,它究竟是筹码,还是战略……

华为和谷歌曾经有一段蜜月期。2015年,谷歌和华为合作共同研制了Nexus 6P手机,期间谷歌专门为华为100余名员工提供了实验室和办公室,一位参与过该项目的华为工程师曾表示,“谷歌工程师在软件设计方面非常有才华,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并交流了很多问题,学到了很多东西。”

参与该项目的双方工程师一定不会想到,4年后两家科技巨头的关系已形同水火。

由于华为被美方列入“实体名单”,谷歌在去年5月份开始逐步中止与华为的合作,并表示将暂停对华为提供所有硬件、软件、技术转让服务、以及GMS。

谷歌去年的言行还顾及曾经的情面,近日的一则声明则彻底撕破脸皮。2月22日,Android法律总监Tristan Ostrowski发布声明,警告华为不要心存侥幸,并且提醒海外用户,该中国公司的手机已经不能获得谷歌GMS认证,无法使用谷歌GMS。谷歌GMS服务包括了gmail、youtube和地图等海外消费者日常格外依赖的互联网服务,对于用户的手机使用至关重要。

谷歌声明两天后,在华为备受关注的一场线上发布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着重介绍了HMS Core 4.0和APP Gallery。一周之前,华为已经宣布HMScore4.0正式上线,并对外透露,华为消费者业务部成立全球生态发展部,负责对外推广HMS,负责人是汪严旻。

底牌已然翻开,手机硬件霸主对抗互联网巨头,HMS能代替谷歌的GMS吗?

GMS有多重要

面对安卓威胁,余承东曾经不屑一顾。他曾经在一个微信群中提及,华为会在2019年末、2020年春推出新的OS,可以完美兼容安卓应用和web应用。被各路时文解读为,余承东的又一个黑科技。

可惜这不是一个科技问题,是谷歌苦心孤诣积攒10几年的移动互联网优势。欧美海外用户不需要上万游戏、小说、个性化推荐的新闻,他们必须要用谷歌地图、youtube和gmail。

不经过谷歌的GMS合作协议,就无法使用。有观点认为,但凡欧洲和美国还有一个安卓手机巨头存在,谷歌也不能搞这么明目张胆的捆版垄断,可事实上他们就是这么做了。

在去年5月,在FT中文网的文章《安卓梦魇来临,华为该做些什么?》一文中,我们已经简述了谷歌制约中国手机厂商的套路,用GMS诱饵,挟制中国厂商签署反分裂协议。

谷歌以此强力打击了中国深圳的出口型手机小企业。但是,外界总期待华为对抗谷歌又不一样的结果。华为的方案是鸿蒙和HMS。

没有谷歌授权,谷歌会在使用软件的手机上提示“未经授权“,和安全风险。海外用户在乎这个,深圳的中小品牌厂商就是这样被从海外清洗的。从谷歌2月20日的声明来看,华为手机也会如此。

2019年,华为在欧洲市场的出货量1160万部,与一年前持平。但是,Mate 30系列手机,受到了缺少GMS支持的影响,海外运营商客户和消费者都开始变得谨慎。

行文到此,肯定不少还会疑惑。GMS难道真的就那么重要?是的,至少目前是。安卓的操作系统升级、改进,华为、小米都能做,在最初安卓开源版本的基础上,中国移动都能组织人马搞出来一套操作系统。何况华为。

image.png

但是,谷歌的问题不是安卓,是GMS。所以,鸿蒙做得再好,对华为的海外手机销售不关键,鸿蒙不是用来解决安卓问题的。没有人可以瞬间弥补10几年的移动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竞争结果。

有了那么好用的谷歌地图,苹果还是要推自己的地图产品。有了youtube、google news为什么苹果还要自己做视频和新闻?有了那么多移动支付,还要做apple pay?谁进入谁的生态,用户是谁的,很重要。

曾经,或者现在这些问题,对华为、小米这样的中国厂商重要吗?

备胎逆袭

外界总是赞誉,华为是有危机感的公司。问题是,追赶者总是有各种紧迫的追赶任务,而不是战略布局,危机总在危机来临之后,才显得值得当下投入。

海思麒麟的备胎机制让人称赞。鸿蒙和麒麟不一样,麒麟开始的战略地位就很高,高到超过当年的华为手机。P6之前,华为手机被喊了多少年暖宝宝,海思芯片是其主因。余承东也曾经抱怨过,可是余承东之上的高层还是坚持了。

如果之前就真的有HMS和鸿蒙,那么鸿蒙就真的是个备胎。备用,或者备而不用。公开信息可见,应该在几年前,华为就已经申请了地理位置相关资质。鸿蒙、HMS,华为推出的都非常及时。

2016年8月,华为HMS Core2.4版本上线,这一版本的HMS整合了华为帐号、应用内支付、推送服务,这算是HMS真正意义上具备了“移动核心服务”的版本,但随后的三年里,HMS并无重大升级。

image.png

2019年8月,华为在开发者大会上宣布HMS Core3.0上线,增加了位置服务、云空间服务、游戏服务等核心服务,并宣布启动耗资10亿美元的“耀星计划”,旨在为开发者提供人才培养、开发支持、营销辅助等一系列的资金与资源扶持,推进智慧生态发展。

公开信息可以看到,华为在海外连续召开开发者大会,试图推动HMS的落地。

在GMS的服务中,最难以替代的就是Google Map,因为华为缺少国外的地图数据支持,为解决这一问题,华为又在今年1月份收购了荷兰导航和数字地图公司TomTom。

1月16日,华为HMS Core4.0.0版本上线,新增情景感知服务、数字版权服务、机器学习服务、线上快速身份验证服务、运动健康服务、用户身份服务、近距离通信服务、全景服务、位置服务、动态标签管理器服务。

至此,一条完整的智能手机生态已经形成,HMS Core开始逐步走入华为终端的产品线,也成为了华为敢于正面回击谷歌的保障。

余承东在发言中表示,会保留和GMS再度合作的机会。希望这是余承东对谷歌的疑兵之计,既然已经推出了HMS,何必再去在乎一时的GMS的影响,HMS和GMS之间没必要再做选择。

HMS不用黑科技

HMS所提供的服务与GMS大致相同,华为格外强调HMS能够创造出更多的可能。余承东表示:“相比GMS Core,HMS Core的机器学习服务能力更为出色,其可以带来更强大的AI能力,并能支持各类应用。”

以人脸识别功能为例,从华为官方材料来看,华为机器学习服务具有高准确率和低延迟的特点。其性能数据对比谷歌也显示出明显优势,例如,识别人脸轮廓点的数量高出GMS Core 714点,时延比谷歌GMS Core低62%,并且支持三维立体识别、多人脸检测和7个表情识别,而这些都是谷歌不具备的。

二维码的普及让人们的生活更加便捷,但现阶段各APP内的二维码种类繁多且互不支持,对于信息交互和支付安全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阻碍,对此华为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统一扫码”被应用于HMS Core。

余承东表示:“华为的安全扫码服务,可以在较远距离下就完成扫码,使用起来非常方便。”

受人关注的就是地图服务是应用最广泛的能力之一,几乎所有的App都需要获取用户的地址位置权限,在此之前,地图服务也被认为是华为后GMS时代最难以突破的要点。

华为展示了华为地图服务的4项关键能力数据:华为地图服务支持50多种语言和200多个国家,定位精确度高出GMS Core约25%,并且华为地图服务拥有仅720KB的极小SDK安装包,这对开发者来说非常友好。

取代GMS的道路上,不需要黑科技,只是需要让用户做路径选择。看大家是否能够接受华为地图,而不是谷歌地图,接受华为邮箱不是gmail,接受一个华为tv而不是youtube。

其实,华为完全可以先从国内练手开始,地图的能力、支付的能力、个性化推荐的能力,为什么不自己做?说到底还是怕影响到,互联网推广业务那几十亿利润。

HMS能走多远?

国外媒体报道,谷歌还是希望华为和安卓之间能继续合作。毕竟,华为有那么多在线手机用户,双方在欧洲原本合作紧密,像华为那样规模的手机厂商,在中国还有两三家。HMS会不会是华为的谈判筹码?当谷歌回到谈判桌,华为是不是就会放弃鸿蒙和HMS?像微软那样,只要美国政府许可,华为还是回到和微软的合作上。

这可能是HMS生态的第一个疑问?坊间一直传闻,在谷歌面前,华为曾经足够小心谨慎。几年前,曾经偶然跟华为公司的一位朋友聊到安卓的事项,问,为什么华为不打破安卓GMS体系优势?该朋友的回复是,华为做事是有战略的,是一步一步来的……

早有消息称,汪严旻是负责华为和谷歌安卓相关事宜谈判的那个人,由他出任负责HMS的全球推广,可能也是出于他比较熟悉谷歌的原因?

春节前,有一位国外媒体的朋友曾经提及,华为对谷歌和微软的判断不同,谷歌向美国政府提出了与华为合作的申请后,华为方面似乎并未响应。也许华为此刻决心已下,发展鸿蒙和HMS?

当下,HMS能够看到一些明显的机会。稍微了解印度移动互联网就会发现,其实移动互联网开发者痛恨谷歌,谷歌几乎拿走了所有利润,有谷歌的模式存在,印度的移动互联网生态一直在畸形发展,有用户,没有利润。

这可能是华为的机会?不巧,华为手机在印度市场几乎没有存在感,在这个需要长期投入的市场,华为已经几进几出。

华为现在要依靠他们的硬件规模优势,去发展HMS。华为方面的信息,HMS Core现已服务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积覆盖约6亿全球用户。HMS Core有着庞大的开发者群体作为支撑,由于谷歌的垄断,开发者在针对GMS Core开发APP时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相比之下HMS Core给予了开发者更多的利益分配。

目前华为全球注册的开发者数量高达130万人,全球范围内接入HMS Core的应用数量也已超过5.5万个。

最重要的是,华为拥有着国内1.6亿活跃用户的基本盘,这部分用户几乎不受GMS的影响,即使HMS Core在国外折戟沉沙,华为也完全可以凭借国内的巨量市场维持HMS的运营。

2019年12月GMS宣布退出土耳其市场,土耳其作为一个在IT领域毫无存在感的国家,除了把目光投向海外去寻找GMS的替代品外别无它法。

这都是HMS的开始。



版权所有: 山东省首席信息官(CIO)联盟 2015-2030   鲁ICP备09072424 号
联系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路185号   邮编:250014
技术支持:济南政和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531-88873003   客户服务:0531-88873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