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东省首席信息官(CIO)联盟!
人才资讯
毛磊:光学隐形冠军24年砥砺前行
发布时间:2020/2/12 19:43:34    |    数据来源:CIO管理员    |    访问次数:311

永新光学不仅是一家隐形冠军企业,而且在国内外光学电子产业的 中高端技术上具备影响力。根据公开资料,永新光学最早成立于1997年,算起来至今已为24年,其24年的砥砺前行和一个人有关,他就是主导了公司技术和商业发展的现任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毛磊。
■ 文 / 沈伟民

浙江宁波地区的光学电子产业的发展、升级与否,决定了中国光学电子产业整体的生命线。

宁波地区42家规模以上光学电子企业,集体形成了从机械、电子等基础材料到设计、加工、集成的完整产业链,根据2018年时期的数据,该产业全年实现工业总产值达354亿,同比增长15.1%。

而根据2019年第33届ISO/TC172/SC5显微镜和内窥镜国际标准化会议上的信息披露,在光学电子细分的光学显微镜领域,产量或占全国的80%以上,因此,宁波实际也成为了国内最大的光学显微镜生产基地。

与此同时,42家规模以上光学电子企业中,出现了两家龙头公司——宁波永新光学股份有限公司(603297.SH;简称“永新光学”)和舜宇光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02382.HK ;简称“舜宇光学”),前者在2018年在国内实现IPO,后者更早于2007年登陆港股。

在产业中,两家公司各有侧重。永新光学的定位是“中国光学精密仪器及核心光学部件供应商”,而舜宇光学则是“综合光学产品制造商”。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宁波光学电子产业中第二家登陆资本市场的永新光学,有着多个“光环”。如:主导制定了光学显微镜国际标准ISO9345;荣膺工信部制造业单项冠军培育企业;为“中国嫦娥”系列卫星制造相机镜头;系尼康、徕卡、新美亚、美国捷普、康耐视、得利捷等知名跨国企业核心供应商。

永新光学不仅是一家隐形冠军企业,而且在国内外光学电子产业的中高端技术上具备影响力。根据公开资料,永新光学最早成立于1997年,算起来至今已历24年,而其24年的砥砺前行和一个人有关,他就是主导了公司技术和商业发展的现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毛磊。

图为永新光学创 始人、素有“世界毛纺大王”的香港企业家曹光彪(左)与毛磊(右)

关于毛磊,公开信息显示,其为1961年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曾任南京江南光电(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产品主办设计员、公司办公室副主任、总工程师。1997年进入公司,现任宁波永新光学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兼技术总监、研究院院长。毛磊对永新光学作用是,通过技术进步,打造出永新光学保持24年来的持续发展动力。

此生责任

时间追溯至1977年,时年15岁的毛磊高中毕业后进入了常州计量所,司职电学计量工作。一年后,正值中国恢复高考,受当时在中学任教物理的父亲影响,决定报考浙江大学光学系。

“父亲早年毕业于之江大学,该校后被并入浙大,因此父亲鼓励我继承其衣钵。当时的浙大光学学科,在国内属于第一梯队,我最后顺利考入了。”毛磊表示,多年后,其侄子也考入浙大,算起来,家族与浙大的关系已历三代。

本科毕业后,毛磊被分配至当时中国三大光学企业的南京江南光学仪器厂(以下简称“江南光学”),担任技术员。

1991年,毛磊升任江南光学的副总工程师。当年,懂日语的毛磊,被上级委派到日本名古屋工业研究所进行研修。“在研修的过程中,我领略到了日本人做事一丝不苟的工匠精神。”毛磊说,日本人制造一个产品的零部件,不是说符合设计图纸就行了,而是在符合图纸的基础上还要使所有尺寸瞄准零工差。毛磊表示,当时在古屋工业研究所的光学部门逗留时间越长,自己却越感到绝望:“以当时中国的光学技术和工艺能力,要想赶上日本,几乎没有可能。”

回国后,毛磊试图改造江南光学,但却发现,限于当时国企机制,很难彻底推动江南光学的变革,只能做点循序渐进的事。

到了1994年,发达国家的公司对中国的产能转移速度起速。当年,日本尼康按图索骥找到了江南光学,希望后者为其代工光学显微镜。已升任总工程师的毛磊负责项目全面工作。

“我接下单子后,对于能不能生产出来,心里没底,完全是怀着一种有志者事竟成的原始执着。”毛磊表示,由于江南光学生产工艺落后,和尼康的技术要求根本无法匹配,导致最初生产出来的显微镜产品始终无法达标。

“后来,尼康技术人员专门来江南光学做指导,磨合一年后,才符合尼康的产品要求。也正是那次和日本优秀的光学公司贴身学习,才终于懂得如何提升自己的技术能力,以及打开国际视野。”毛磊表示,这次合作开启了江南光学此后和尼康长达20多年的合作序幕。

不过,江南光学尽管获得了和尼康的合作,但毛磊心里很清楚,江南光学只是在做微笑曲线最底部的生产,而两端的品牌和技术、研发、市场等等,和江南光学并没有关系。

“我一直认为,中国光学、显微光学工业的崛起和兴盛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但我也很清楚,梦想和现实的距离非常之远。”和尼康越是深入合作,毛磊反而越是焦虑。

砥砺前行

1997年,毛磊遇到了一次改变其人生的机遇。

时年,浙大迎来了百年校庆,包括毛磊在内的昔日学子们纷纷返回母校。当时,为浙大捐资6000万人民币,素有“世界毛纺大王”的香港企业家曹光彪也参加了校庆。

期间,曹光彪委请浙大光学系的导师们帮他物色一名既懂技术又具有国际化视野的管理者。此前,曹光彪刚刚并购了当时陷入经营困境中的集体企业——宁波光学仪器厂(并购后,更名为“宁波永新光学仪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新光学”)。

当时,光学系的多位导师们也是毛磊过去在校期间的教授,导师对学生的能力很清楚,于是他们向曹光彪推荐了毛磊。

“和曹先生接触以后,他个人的魅力以及他对中国光学未来的发展期望,打动了我,使我对公司的即将承接的事业,充满信心。”毛磊当即决定接受这次挑战。

其后,毛磊被曹光彪聘为永新光学的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和过去在江南光学专职技术相比,毛磊多了承担公司经营的责任。但是,其时的永新光学,若不是曹光彪带资进入,实难生存,但是经营问题依然存在,比如组织紊乱、产品滞销、工人因劳资纠纷罢工等等。

在将公司指挥权移交给毛磊的时候,曹光彪只说一个原则:不管如何改革,但不可黜退任何一个员工,而且要善待。

对于曹光彪提出的原则,毛磊表示理解。老员工们曾为永新光学付出过青春和汗水,曹光彪不希望因为自己接盘,导致他们失业。那么,问题来了,在不裁员和组织换血的前提下,如何改变永新光学的现实命运呢?

毛磊思考了很久,除了曹光彪投资的部分资金之外,公司必须自己能够尽快“造血”。

“这涉及到两个方面。第一、把产品卖出去,以取得现金流;第二、解决把产品卖出去的办法就是,提高产品的质量和档次。两者相辅相成。”毛磊决定两步同时进行。

自动化组装车间

在公司内部,毛磊提出了“1658工程”的概念。具体就是,开发一系列新产品、改革六大技术工艺、建立相对稳定的五个核心大客户资源、指定和推行八项内部管理制度。“‘1658工程’涉及技术、产品、市场和内控等四个管理领域,初步推行的时候,也遇到过阻力,但试行下来,很多员工看到希望后,也就高度认同了。至今,‘1658工程’仍然在使用,成为具有永新光学特色的管理模式。”毛磊表示。

在“1658工程”管理模式的驱动之下,永新光学打破了公司只生产传统光学显微镜的局面,逐步将单一的传统光学显微镜生产向与光学、电子厂商配套的核心光学部件拓展,并成立信息光学元件事业部,将传统光学带入了电子信息产业。

与此同时,毛磊迫切希望获得一笔大订单,以解决燃眉之急。

1998年底,摩托罗拉的采购总监来中国寻找能生产激光条码读取镜头的企业,此前摩托罗拉的“光学激光读取镜头”系飞利浦代为加工,但摩托罗拉想在中国找一家性价比更高的企业。此时,毛磊的学长向摩托罗拉推荐了永新光学。

根据毛磊的说法,公司当时没有拿得出手的交通工具,只能开着装货物的皮卡车去接美国客人,另外,公司当时也正在闹罢工,“好在,我如实向美国人说了实情。美国人表示理解,对方也说,这在美国很正常。”毛磊表示,在谈判中,基于自己过往和尼康的合作经验,以及自己的专业技术沟通能力,最终获得了美国人的认可,对方要求尽快拿出合作计划。

为了争夺机会,毛磊和光学工程师干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就拿出了设计和生产方案。“我们当时并没有生产这种产品的经验,但光学技术是相通的。”在毛磊看来,这次机会对于永新光学几乎是一场生死时速。

荣幸的是,摩托罗拉方面经评估后,认可了永新光学,给出的第一笔合同金就是50万人民币。毛磊将其比喻为一场“及时雨”。基于第一年的合作成效,第二年,摩托罗拉对永新光学的订单扩至700万人民币。其后数年,摩托罗拉成为永新光学稳定且可靠的重要客户资源。毛磊后来又相继开发了与徕卡相机、蔡司、捷普等跨国巨头的合作。

从1998年至2008年的十年中,毛磊领导永新光学认认真真只做一件事情,就是为国际客户做OEM,积累技术和生产工艺能力以及资金。

毛磊表示,公司在这十年中,一直沿着光学显微科学及信息光学元件在深耕,从收益角度,利润的复合增长率基本每年都超过20%。期间,毛磊领导永新光学发生了一件重要的大事:并购江南光学。

“一方面,心里没有离开过江南光学;另一方面,对江南光学的并购早在2005年起已经开始。”毛磊表示,永新光学通过其在香港母公司,早在2005年借助江苏省进行国企改革的机会,与之进行了合资。由此,毛磊又和江南光学站在了一起。

但是,2005年接手的江南光学的经营情况,和毛磊当初接手永新光学基本相似,而且还要承担1500多位富余人员的基本工资及养老和医疗保险。

“我们足足亏了10年,期间在2008年还耗资完成了对江南光学的整体并购,本来计划在2000年带领公司冲击IPO,但巨量的富余人员所占有的薪酬成本,使我不得推迟计划,一直到2015年,富余人员缩减到200多人的时候,我才重新启动了公司上市计划,最后是在2018年实现上市。” 毛磊表示,由于自己本来集中精力管理一家公司,对江南光学实施合资到并购的行为,也迫使得自己面临如何管理一个集团公司的课题。

由于过往的管理经验是在实践中取得,但为了更科学和系统化的管理公司,毛磊报读了母校的EMBA。时任浙大管理学院院长的吴晓波教授,也是该校EMBA的任课教授,对毛磊说:“你赚了!”

毛磊的“赚法”是,自己先在EMBA课堂上认真学习各种管理理念、知识和工具,然后每周在公司内部对管理层,自己亲自开讲。内容包括在EMBA课堂上的公司战略与管理学、组织行为学、人力资源、财务管理等等科目。

“学完整体课程后,我后来甚至邀请管院的教授、博士们来我公司,帮助我们做了战略梳理和规划。”毛磊表示,除了公司设立博士后工作站外,他甚至还申请策划将浙大宁波研究院光电分院落户到公司,开辟了产学研直通车。

追赶德、日

通过主导制订ISO9345显微镜国际标准,意味着中国人首次在显微镜和内窥镜领域主导国际标准,同时也代表中国光学产业在国际上获得了一定的话语权。

2018年,永新光学在上交所主板敲响了上市钟。

根据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的总体业务不仅包括光学显微镜,而且包括国产高端替代,包括嵌入式、车载条码等等诸多领域。公司当年业绩稳中有增,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22亿,同比增长14.19%。公司主营业务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并稳步推进新产品开发和量产。

目前,永新光学拥有22项核心技术,先后承担了“嫦娥二号”、“嫦娥三号”、“嫦娥四号”部分星载光学镜头的制造,并与浙大、复旦等国内高校建立了稳定的产学研合作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去年,在毛磊及团队的努力下,永新光学主导制订的ISO9345显微镜国际标准于出版发布。“这是中国人首次在显微镜和内窥镜领域主导国际标准。”毛磊表示。

目前,永新光学是中国光学精密仪器及核心光学部件供应商,开发的弱视人士AI眼镜镜头等高端光学组件今年也已实现量产。毛磊说,2016年至2020年承担的科技部国家重大专项“高分辨荧光显微成像仪研究及产业化”项目已处于最后产品化阶段。

基于永新光学的科技驱动业绩能力,在资本市场上,包括东北证券、东方证券、中信建设等均给出“买入”评级,这反映了永新光学一定的市场价值。

不过,毛磊并未为公司目前的成绩感到满足。“我们这个行业中的高端产品,目前还都是依靠德国和日本进口,我们还只能做中低端产品。也就是说,德国和日本的产品,附加价值会非常高,永新光学的下一步发展目标就是对标海外优秀公司,开发和生产高附加值的产品,做到国内替代。”毛磊表示,在时间表上,以永新光学为代表的中国光学企业,可能还需要花费10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将大量精力花在技术升级和创新上。


版权所有: 山东省首席信息官(CIO)联盟 2015-2030   鲁ICP备09072424 号
联系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路185号   邮编:250014
技术支持:济南政和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531-88873003   客户服务:0531-88873113